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牛犊网 - 关注创业领域和职场励志的媒体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1

2018-06-01 | 人围观 | 评论:

 冯双白这样评价他:名副其实的‘学院派’‘亲中派’‘实力派’舞蹈演员

  在2018年5月结束的中国舞蹈家协会学术讨论会议上,中国舞蹈家协会会长冯双白提到了一位韩国籍的舞蹈演员,他是韩国中央大学的副教授,也是韩国国立舞团的民族舞团首席,年仅26岁姜成宇(译),冯双白会长在会议上称赞他为‘学院派’,‘亲中派’,‘实力派’的代表性人物,在当今中国80,90后舞蹈学生中,无人可以超越,并提倡大家必须对他的理念和舞蹈进行深度研究。

 

图一为 冯双白会长

图二为姜成宇首席

 

一说到韩国,首先给大家的印象就是‘韩流’,K-pop流行音乐,流行舞蹈,电视剧,帅哥美女明星。但是有这样一位小鲜肉,他有着不输给当红明星的颜值,本可以靠脸吃饭的他,却一定要靠实力证明自己。他就是韩国国立舞团2018年新上任的民族舞首席——姜成宇(译),他也是韩国国立舞团自建团以来最年轻的首席,那么就来看看他是凭借什么在26岁就可以做到了国家舞蹈团的首席呢?

  用冯双白老师说的三个形容词来概括他的话,那就是‘学院派’,‘亲中派’,‘实力派’。首先,来看一下他的简历,出生于1991年的他,从1997年便开始了他的求学生涯,在姜成宇7岁的时候,他便第一次来到中国北京,开始了他的舞蹈学习生涯,因为语言上的问题,他一直跟随中央民族大学的朝鲜族老师学习舞蹈基本功,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自己国家的舞蹈文化,而且是在别的国家。其实中国学舞蹈的孩子7,8岁开始的也很常见,但是像他这样,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国外学习的却实属罕见。其实对于他也是一样,在北京学了两年以后,他便回到了韩国。在中国,舞蹈一般会被家长作为一个特长来进行培养,可是在韩国,舞蹈专业的学生很少有从小就开始专业学习舞蹈,他们国家崇尚的是以兴趣为主,不会刻意去培养,所以大部分韩国舞蹈专业的学生都是从高中甚至大学才开始学习舞蹈。

 

 

一,学院派

  称他为‘学院派’也正是和他从小就开始专业学习舞蹈有关。但是更多的是他在进入本科院校以后的一些成就,2010年他以全国专业第一,全校文化课第12名的成绩考入了韩国中央大学戏剧表演专业,专攻舞台表演方向。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在中国,他可以算是艺术生,但是韩国是不分文化生艺术生的,也就是说他的高考成绩,在他的大学所有入学学生中排名第12,这样的舞蹈专业的学生在中国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的。按照他的文化课成绩,可以考入韩国的前三名的学府,但是他选择了戏剧表演专业全国第一的中央大学(综合排名全国第7),正是为了他在专业上的深造做考虑。在中央大学戏剧表演专业里,有很多当红的明星,例如:《来自星星的你》里面的金秀贤,女王金喜善,玄彬等等,都是他的前辈或者后辈,当年金秀贤考中央大学可是考了4年才被录取,这已经能充分说明姜成宇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院派’.  而且他先后又在北京舞蹈学院,莫斯科舞蹈学院进行学习,他的技术力融合了中西方的技术,而且他在舞蹈专业技术上师从于韩国舞蹈大师李梅芳先生,是李梅芳先生的继承弟子,在他身上保有了韩国传统舞的五大专利,并被韩国无形文化遗产名录所记载,在艺术表演上他又与日本著名花滑运动员羽生结弦师出同门。

 

 

年仅26岁的他就已经周游了世界70多个国家,感受了不同的文化。而在他本科毕业以后,又保送进了本校的硕士研究生,并于2017年年底顺利毕业,在他的4年本科与2年的硕士生涯中,他在国内国际网站上发表了总计13篇学术论文,并且全英文版的就有3篇,剩余10篇都是韩文版论文,并且获得了Riss的认证,得以收录到国际论文库。光凭这个学术成就,就几乎可以比肩国内舞蹈专业的任何一名教授级人物,甚至超越。但是他,只有26岁,在中国30岁以下的教师很少可以独立完成学术论文并得到Riss认证的,几乎是找不到一个人。他的论文主要都是围绕‘中韩舞蹈对比’,‘中韩舞蹈教育方法对比’‘韩国舞蹈的推广’‘韩国文化的普及’这些方面,足以看出他的目的就是推广韩国的舞蹈和文化,而他的推广道路就是在中国,所以又称他为‘亲中派’。

二,亲中派  

‘亲中派’顾名思义,就是亲近中国的意思,在韩国和西方舞蹈届,一般都是崇尚西方的芭蕾与现代舞文化,在中国舞方面都涉及甚少,这与中国本身的保守有关,中国的舞蹈届对于本国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并不如韩国日本这些国家,也不局限于舞蹈领域,在很多领域,韩国和日本的文化扩张和文化发扬都做的要比我国好很多。还有就是一个体制的问题,中国在理论上是说中国文化具有包容性,可是在真正的实践道路上,却很少去贯彻这个包容性,去吸收别国的优秀先进的文化。而姜成宇在韩国的舞蹈教育中一直引入一些中国的教育方法和中国舞元素,尤其是他将中国的古典舞与韩国传统舞相融合,进行了技巧组合的重新编排,在剧目元素里也适当了加入了中国传统元素和中国历史,这使他的剧目更具有包容性和可接纳性。但是姜成宇本人虽然属于‘亲中派’中年轻一代的代表性人物,但是他对于中国舞蹈文化并不是全盘接受,他也对于中国的舞蹈教学方法,剧目编排整体性,还有在人才选拔上都有批判。而他的‘亲中思想’不仅体现在他批判继承了中国的历史文化,舞蹈文化,社会文化。更体现在他将韩国舞蹈文化和技术主动传播到中国,这点是很难能可贵的,秉承着‘礼尚往来’的传统,他本人曾于2011年留学于中国舞蹈最高学府-北京舞蹈学院,并在2012年获得了北京舞蹈学院‘学院杯’第一名,又在2013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开办了自己的首个中国地区的个人公演,并创下了外国籍演员在北京国家大剧院的最高上座率。而他本人也表示,自己现在会成为一名教师,和中国的学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是他们让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原来,早在姜成宇在北京舞蹈学院留学的时候,他便和一对母子结下了深厚的缘分,他表示当时有一位在北舞附近卖早餐的阿姨,她是为了陪读自己的儿子,而他的儿子正是在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学习的高二学生,当时因为自家条件不好,这个高二的孩子因为不想看到母亲太过辛苦,曾主动想放弃继续学舞蹈,而就在这个时候,姜成宇在无意间得知了这个情况,他觉得这个阿姨平时对他很好,因为他早上要练早功,阿姨知道他是外国学生,每天都会把他经常吃的东西一直热着等他来拿,他便是因为这份‘情谊’而选择了帮助这位阿姨的孩子,在姜成宇长达一年左右的免费课外辅导后,这位学生最后以当年中央戏剧学院第四名的成绩顺利被录取。自此以后,姜成宇便有了来中国做教师的想法,他觉得在中国贫富差距很大,有很多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因为种种原因而放弃学习舞蹈,他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希望自己可以为那些学生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而且,这位善良的大男孩在帮助别人编剧时也很少收取费用,要知道在中国与他同等级的老师在帮本校学生编排个人剧目的情况下,市价也会是10-15万人民币左右。而姜成宇虽然在年龄上与中国的教师相差较大,但是他的水平一点也不亚于这些教师,但是他为了鼓励学生可以多创新剧目,尽量原创,几乎没有向学生们收取个任何费用。这也许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为了发展自己所想发展的艺术领域而做出的牺牲与贡献。

 

三,实力派  

‘实力派’用在姜成宇身上是最贴切不过的了,纵观他的获奖历史就令人震惊,在他所参加的任何比赛中,只有自己在15岁时参加的少年组比赛中获得过一次银奖,至今,他从没有让金奖旁落他人。

早在2012年的中国舞蹈家会议上,中国舞蹈家协会会长冯双白就曾表示:“在自己执教几十年期间,第一次看到这样有天赋的舞蹈演员,无论从他的动作还是他的表演上,几乎找不到扣分的地方。在我国新一代90后舞者中,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便是姜成宇,他必将会成为中国年轻一代最大的竞争对手并是一座很难逾越的大山。”

图为刘敏少将

 

解放军艺术学院的舞蹈学院教研主任刘敏少将也表示过:“自己第一次看姜成宇的表演是在2013年,当看完他的个人演出以后,她便找到了姜成宇之前的剧目进行研究,没想到一研究就成了一整天的循环播放,在我执教的学生中,和他一样专业能力很强的学生并不少,但是在表演上我觉得这位学生的感染力是我看过的最好的,他的表演既不夸张,也不刻意,而且他的剧目编排风格也别出一格,既完整但又会有一点点缝隙能让观众完全融入他的舞蹈,这是一种魔性。” 冯双白和刘敏老师的言论并不是空穴来风,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姜成宇几乎包揽了所有亚洲地区的国际舞蹈比赛金奖,不仅在民族舞类别,在现代舞类别他也一样强势。尤其是在2013年的首尔国际舞蹈大赛中,在决赛中面对11位来自中国的学生的共同围剿,他一人力挽狂澜,以全场的唯一满分夺得冠军,再一次维护了韩国舞蹈演员在这项赛事上的统治地位。而且在2014-2015年度,他在首尔与东京共开展了102场个人公演,也就相当于每周一场,而且几乎每场的剧目风格都有所变化,让人意犹未尽,所以在上座率上也是一直保持着高上座率。当然,他的成功一定与他个人身体条件,天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身高185cm的他腿长就将近120cm,体重71kg,而且他的颜值为他在舞台表现和对观众的感染上带来了巨大的帮助。他的‘学院派’风格更是为他的实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这个基础也是当今中国舞蹈学生无法超越的。所以在中国很多本科院校和著名舞团里,都有人搭线姜成宇,希望他可以去执教,把这种先进的舞蹈教学模式引入国内,从而提高本校的舞蹈水平。

 

其实不仅仅是“学院派”,“亲中派”,“实力派”,在他执教的韩国中央大学,他也是出了名的严格的教师,无论是从专业课还是对于学生性格的培养上,都以严格著称,他的理念就是想做一名合格的优秀的舞蹈演员,先学会怎样做一个有礼仪的人,他认为,如果你是一个不懂得礼仪,没有礼貌的人,就算你的舞蹈技巧再好,也不会有观众缘,亲和力,包容力对于一个舞者的成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在他的身上,有很多“第一”,第一位年轻的首席,第一位获得韩国大总统奖的20代年轻人,第一位首尔国际舞蹈大赛,东亚舞蹈大赛的‘大满贯’选手,第一位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开展个人演出的外国籍20代演员,第一位获得北京舞蹈学院‘学院杯’冠军的外国籍学生等等,但是他为人低调,没有高姿态,在他上任首席之前,他一直默默无闻的从事着自己的舞蹈学习研究,但是自从他2018年上任首席以后,他便展现出了自己强势的一面,也许是一份责任塑造一个新的人,在一个高位就需要一份不同的能力和面貌。

 

在姜成宇所发表的论文中,他也提到了中国舞蹈发展的现状及问题,他主要概括为:1,舞蹈学生的文化素质普遍偏低,无法支撑他们在艺术修养上的塑造,这是中国舞蹈剧目发展不好的最重要的因素。舞蹈演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所跳的舞蹈的历史文化背景,自身就不知道自己在跳什么,他们只认为自己是表演的‘工具’,那么又怎样能去引导观众去理解你的作品呢?2,教学方法常年没有更新,如出一辙,培养不出有个性的舞蹈演员,几乎所有的舞蹈演员在这个体制的培养下,只有共性,缺乏个性。3,舞蹈教师的文化素养也达不到世界平均水平,更多的是以‘经验’去教学,缺乏学术理论基础,混淆了经验和真理的定义,从而让中国舞蹈教育缺乏科学性和长期性。他的理论虽然犀利,但是这是无法不承认的现状,在中国学术界,也有很多类似的论文,但是这已经成了大家的一个固有思想,在这个体制下想要能有实质性的改变,的确很难。但是我们需要反思,韩国日本这些国家虽小,但是他们总能培养出很多行业的尖端人才,而我国舞蹈文化深厚,舞蹈历史悠久,像姜成宇这一批国外舞蹈演员都知道要去研究我国的舞蹈文化和历史,但是我们本国的舞蹈学生却缺乏这种研究的态度和毅力,现在社会需要的都是综合型人才,专业技能和文化素养失衡的学生必然会在发展中被淘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