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牛犊网 - 关注创业领域和职场励志的媒体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徐乐:在人性与理想间思考

2018-08-21 | 人围观 | 评论:

 徐乐正式向OKEx发送官方邮件,要求退市,双方像闹矛盾的小夫妻一样,尽全力表现出自己的不在乎,各自以最快的速度宣布分手。

4.jpg

 

(图说:徐乐是个性格鲜明,一接触就会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摄影/杨承志)

币世界消息 文/胡怡莹

8月4日,币圈三大交易所之一的OKEx交易所创始人徐明星在微信朋友圈隔空呛声GTC发行方、Game.com创始人徐乐。一天前,OKEx宣布GTC退市,导致双方的争斗。

徐明星在朋友圈力图保护自己的员工,“没有证据就不要故弄玄虚诋毁任何一位OKEx交易所同事‘收取商业贿赂’”。随后,徐乐举报了涉事索贿人员,并附上相关证据。收到邮件后,徐明星承诺不会再通过媒体隔空喊话徐乐,并在微信上向徐乐道声珍重。这标志着纷闹一时的GTC退市事件安稳地着陆了。

对于这个事件,徐乐思考最多的是人性。一个月前的徐明星,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大谈人性,宣称,“我对人性的估计远远不够”。显然,币圈发生的事情有着明显的共性,刺激着徐乐和徐明星,以及币圈形形色色的创业者来共同思考人性这个哲学命题。

OKEx遇上了狠角色

1.jpg

(图说:谈到与OKEx冲突,徐乐滔滔不绝 摄影/杨承志)

8月3日晚间11:11,OKEx发布GTC币退市公告,宣布6号下线交易,10号禁止提币。公告一出,GTC立刻下探30个点。

在币圈,交易所主动清退和隐藏币种的事情并不罕见。因为想发币的项目成百上千,但有实力的交易所并不多。规模大的交易所在项目方面前有着某种不言自明的优势,这在币圈是人人皆知的事实。但是,这次,OKEx遇到了厉害角色。

据徐乐看来,事情最初并没有多么严重。3日晚间,徐乐收到OKEx的问询,要求徐乐回应一个叫“标准共识”的安全评估机构的报告,并进行整改,否则就隐藏GTC交易对。“标准共识”的报告指出,“Game.com无法用区块链技术解决游戏行业问题”,并且给了D级(极高风险)的评级。在OKEx问询之前,双方还在微信群里互相勉励。突然之间,标准共识的报告点炸了双方的关系。

徐乐无法接受OKEx的态度,他认为OKEx不应该拿着一份不知道从哪来的评级机构报告来质问他。但是OKEx的管理人员这么做了。徐乐生气了,来回争执几回合后,甩下一句话,那我们就退市吧。对方随后回击道,“你们申请退市的邮件尽快发一下。”

徐乐,被点炸了!

当晚22:40,徐乐正式向OKEx发送官方邮件,要求退市。双方像闹矛盾的小夫妻一样,尽全力表现出自己的不在乎,各自以最快的速度宣布分手,并且公之于众,公开互怼。OKEx官方发布了GTC主动申请退市的公告,指责GTC项目进展披露极少,也无定期的周报、月报。徐乐则干脆在朋友圈公开抛出个大炸弹,暗示OKEx员工索贿。

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事实上,在正式发出退市申请邮件之前,事情仍有弥补的可能。有朋友劝徐乐,算了,不要再闹下去了。这样的劝告,在一般人看来,不乏真诚和理性。毕竟,在更多更大的交易平台上交易,意味着更多的流动性和关注,对GTC有着重要意义。但是,徐乐毕竟是徐乐。用他的话说,“做孙子做够了。”

同为创业者

2.jpg

(图说:徐乐对待员工的温和一面,午休时,办公室里横七竖八 摄影/杨承志)

中国传统儒商非常看重人际来往腾挪。早在《韩非子》中就描述过商人,“长袖善舞,多钱善贾”。面对现实的困境,通常也强调智取,而非力敌。大炮如任志强也会写出“宽容是一种境界,忍让是一着妙棋” 的鸡汤微博。多年前的一次宴会上,有人问任志强为什么面对政策调整缄默不言,任志强回问,你知道为什么布拉格历经战争,却保存完好吗?因为她善于投降!

对徐乐,显然不能用传统的规则来评判。他更愿意突破和创新规则。

复盘的时候,徐乐没有表现出一丝后悔。甚至轻松地认为,丢掉了一个大包袱。在徐乐看来,交易所本应该是服务行业的,却在不健康的大环境下被宠得高高在上,甚至某些交易所明目张胆要求项目方每天刷量、不符合要求就威胁将其隐藏。

推动徐乐敢于打破规则,公开和OKEx互怼的,有他内心的力量。他认为,无需套用旧规则来限定新事物。但也不乏外部的力量支持。就在OKEx公告GTC退市的第三天,交易所gate.io宣布将持续支持GTC交易。徐乐言语之中也暗示着GTC将会与另一个在币圈正风生水起的交易所FCoin有着进一步深入合作,颇有一番“死了张屠夫,不吃混毛猪”的意味。

徐乐宣称,自己是FCoin的粉丝。FCoin的创始人张健率先推出了“交易即挖矿”的模式,打破了包括OKEx在内的三大交易所鼎立的格局,交易量和人气狂飙猛涨,也是个规则的改变者。某种程度上,倒是与徐乐性格形象相呼应。

其实,包括徐明星在内,也是规则的改变者。因为币圈本来就没有来得及建立规则共识。

徐乐对徐明星抱着一种胜利后的理解。因为徐明星穷追不舍,保护员工。徐乐把关于OKEx员工索贿的证据发给了徐明星。接到邮件后,徐明星表示不愿意再继续隔空互骂。并在微信上回复徐乐,“路还很长,各自加油”。同为创业者,徐乐感慨道,“创业都不容易”。

这就是币圈,所有的企业家都是创业者,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有可能。

人性与理想的思考

5.jpg

(图说:谈到行业内荒诞之事,开心大笑  摄影/杨承志)

因为一切都是新的,币圈从未尘埃落定。币圈的企业家也有着很多共性。譬如,不喜欢束缚手脚的西装,T恤、短裤和拖鞋是必备装束。

接受采访的时候,徐乐坐在诺大办公桌的后面,隐去了沙滩短裤和人字拖,只露出肢体动作丰富的上半身,激情澎湃地讲述他对于区块链行业大环境的不满。

徐乐本人曝光不多,网上流传较多的影像便是他和波场创始人孙宇晨的亲密合照,面前的徐乐相较年初照相时,五官仍是难掩帅气,只是头发稀疏了一些,笑起来也不似当时那样轻松。

尽管与徐明星的争执惊动了整个币圈。徐乐也不得不面对徐明星同样的舆论压力。币圈有同行认为徐乐是个天才。也有人,尤其是“韭菜”们认为徐乐是个投机者。

在GTC退市前的4月份,19天的时间里,GTC涨了十倍,然后,重重地摔落。被割的“韭菜”和自媒体给GTC冠上“妖币”的称号。割了肉的“韭菜”自然不会放过徐乐。各种指责和谩骂纷纷涌上。

对这一段历程的复盘,徐乐不如GTC退市来得那么轻松,也加剧了他对人性的思考。

徐乐发誓,绝对没有割过“韭菜”。面对潮水般的指责,他认为一切都是人性。因为牵涉的利益太多,人很难保持理智。他自称从未强制过谁来买GTC。币价的涨跌,他很难控制。而且,为了稳定币价,他还刻意回购了GTC。

币价涨跌和商业行为的剥离是徐乐很不满意的现实,在他看来,肆意的炒币行为无疑将导致整个行业的覆灭。

应该说,对炒币和投资者的不满,徐乐的看法几乎和徐明星一致,也和很多在资本圈游泳的人看法一致。面对赤裸裸的利益和权力关系,即便是资本圈的老司机弘晖资本创始人王晖,也不得不把问题归结到人性上,“在投资界,你能遇到的最大的坑,就是人性。”

只不过,币圈的创业者面对的困难和认识,来得更晚,而已。

区块链里做大事

3.jpg

(图说:他希望在区块链领域里做出些事情  摄影/杨承志)

如果说不同,徐乐可能还有另一层痛苦。以前徐乐混的不是币圈,而是互联网圈,而且很有理想。

千禧年初,18岁的徐乐离开清华创业,依靠互联网赚到的人生的第一个100万。颇具天赋的徐乐意气风发,一直想做大事,就是很大很大公司的那种。

2004年支付宝成立,而一年前徐乐就已推出易付通网站,是国内第一批做支付平台的人。淘宝抛来橄榄枝,徐乐拒绝了。但是,易付通并没有很好地撑下去。之后,徐乐又创办了“试用网”,领先团购大战8年。一年之内就被IDG投资的亿美软通并购。

很快融到资、很快卖掉,在外界看来试用网还算成功,但徐乐回顾这一次创业经历,却觉得很失败。痛苦,是因为对自己一直不满意,究其原因,徐乐认为一是不坚持,二是不专注。“那时候没经历过什么事情,心气很高,想着自己要做多大多大的公司,结果取得的成绩相比期望值,差太远了。” 痛苦没有太久,徐乐投入游戏行业。

作为中国千千万万创业者中的一员,徐乐多次面临考验和资本的诱惑。回顾18年的创业经历,他深感“唯一做成的反而是那7年一直坚守做游戏”。

坚持多年后,徐乐遇到了又一个新机遇,区块链。这一次,徐乐选择把坚守与机遇相结合。2017年,徐乐以一亿元股权收下Game.com域名,杀进区块链游戏,上线1个小时赚100万美元,三个月市值做到2.4亿美元。

不过,性感如区块链游戏,显然也不足以承载徐乐对伟大理想的渴望:交易所太霸道,那就投资一个自动上币的交易所;钱包是刚需,硬件钱包是未来方向,那就打通市场,做一个成本超低的硬件钱包;数字货币抵押贷款也是一个性感的市场,只要投入1亿本金,一年就能“轻轻松松赚1、2个亿”。

谈到这些,徐乐眉飞色舞,神情激动,仿佛眼前的又是一项亟需开启的大事业。

标签: